柳州医疗纠纷律师

-赵建勇

13481204854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详情

误诊让患者付出惨痛代价 非法行医屡禁不止

添加时间:2021年4月4日 来源: 柳州医疗纠纷律师   http://www.gzzyyljfls.cn/

 柳州医疗纠纷律师,现执业于***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误诊让患者付出惨痛代价

  胸腺有问题脑部开刀 脊髓有毛病腿被锯掉

  误诊让患者付出惨痛代价

  金陵晚报供稿 一个病因在胸腺,却被误诊为是脑部血管的问题,结果白白花了十几万;一个病因在脊髓,却被误认为是腿脚有毛病,最终付出被截肢的惨痛代价。昨日,记者在南京鼓楼医院采访时,连续碰到两例在外院被误诊的患者。

  其实只需小手术

  农村妇女小田今年36岁,前段时间总是觉得眼睛睁不开,

  看东西看到的都是重影,同时她感到全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她去医院就诊,接诊的是一位年轻医生,听小田说过症状后,年轻医生认为这很像脑部的问题,就让她去做个核磁共振。核磁共振做出来,显示小田的脑部有个微小的血管畸形,年轻医生就以为血管畸形就是小田的病因所在,很快将她转到神经外科,让她进行脑血管畸形的介入手术。这个手术非常贵,需要十几万元,小田家里并不富裕,她和丈夫好不容易才凑齐了手术需要的钱。

  但是手术结束后小田的眼睛并没有好转,眼皮还是耷拉着睁不开,对于小田的疑惑,医生的解释是脑血管畸形手术的后遗症。

  小田的丈夫实在不放心,把妻子带到鼓楼医院急诊中心,中心的张钧主任了解小田的病情后,为小田做了临床试验,张医生确诊小田的眼睛问题根本不是脑血管畸形引起,而是胸腺增生和瘤性改变引发的重症肌无力,只要在胸腺上做个小手术便可治愈。

  小伙惨被锯了腿

  相比起小田,小丁误诊的代价则要大得多。

  小丁7岁时起就得了奇怪的毛病,走路一直不利索,腿部无力,左腿慢慢地发展成畸形。他在安徽老家的医院治疗,一直看的是骨科,医生的治疗方法应了那句俗语,;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一直在小丁的腿上做文章,最终小丁的腿畸形到了不方便行走的地步,医生就给他做了截肢,让他用义肢行走。

  但手术后,小丁的腿脚还是经常性地无力,只好再到鼓楼医院治疗。神经外科的王嵘副主任医师在接诊后,发现他的臀部有包块还长了一撮黑黑的毛,诊断他其实是脊髓异常导致的栓系综合征,而不是脚的问题。通过手术,栓系综合征可以痊愈,可惜的是小丁的脚已经无法挽回了。昨天,记者在病房看到小丁的时候,他由于左腿被截肢又装了义肢,没有拐杖支撑时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和医生交谈时,年轻的他眼中流露出的那一种期盼夹杂着无奈的复杂眼神令记者无比心酸。

  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两位专家都异常痛心的指出,对于一些疑难疾病,临床医生一定要在完全确诊后才能给病人做手术,而作为患者,也要掌握相关的知识,以免因为误诊而付出沉重代价。

  

非法行医屡禁不止

  本报5日A36版刊登了南京市建邺区茶南3号路有一挂着电器销售门头,却从事非法行医的;黑诊所;,记者与南京市建邺区卫生监督所取得联系后,该所执法人员进行了查处的消息。记者昨日接到市民反映,那家黑诊所仍旧在营业。

  热心市民王先生说,他就住在茶南3号路附近某小区,压根就没注意到眼皮子底下有这么一家打着电器销售门头的黑诊所,看到本报的报道后,他留意起了这家黑诊所。据他观察,这家黑诊所并没有停业,还经常有大人小孩到那里挂水看病,他还报了警,警方表示会把这个情况转给卫生部门。到了昨天上午,黑诊所仍旧在营业,王先生坐不住了。

  记者昨日下午赶到这家黑诊所,看到一个小伙子正坐在屋里输液。;医师;饶某见是记者,连忙声称自己的行医手续;正在办理;。记者问行医手续没办下来为什么还敢给人输液,他满不在乎地说,他是有资格的医师,以前在河南固始老家一家卫生院当过医生,大病没法看,小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不会出事。再说,这个正在输液的小伙子是从医院开了药水,到诊所里委托他输液的,他并没有给病人诊断,也没有开药,算不得非法行医。说着,这位;饶医生;向记者倒起苦水来,原来在卫生院工资低,一家老小要养活,所以没办法才跑到外地开诊所。记者规劝他,出门在外谋生的确不容易,但是也要遵纪守法。多起非法行医致人死亡的案件,那些行医者也曾是一些医院或者卫生院的医生,以为懂医术,大病不看,小毛小病的看看没有问题,但结果还是害死了人,真要到那个时候就迟了。不但害了病人,也害了自己一家。最后,饶某夫妇表示,他们看看能不能办到行医资格,如果实在办不到就不干这一行了。

  记者随后致电建邺区卫生监督所张所长,张所长听说这家诊所还在营业,显得很无奈。张所长告诉记者,即使药是病人从医院开的,诊所无行医资格也不能帮人输液。张所长说,他们的执法权力实在有限,只能没收行医工具和药品,虽然可以责令黑诊所关门,但只能是;责令;,并不能封了黑诊所的门。这个饶某曾经多次受过处理,之所以还能继续;坚挺;,实在是没办法从根本上取缔,卫生监督部门只能反反复复处理,发现一次处理一次。

  黑诊所屡禁不止,有很复杂的原因,但我们在埋怨非法行医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防不胜防的同时,能不能拿出有效的措施,避免类似卫生监督所刚刚处理过,黑诊所又若无其事继续营业的尴尬呢

联系电话:13481204854

全国服务热线

13481204854

律师手机站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18-2022 版权所有 网站支持:大律师网